玩家原创文章:索利达尔传说 两个猎人的故事

魔兽世界

  前言:

  关于这个故事,是我在去年这个时候忽然萌发的,后来断断续续地自己写了点,当时的想法很纯粹,就是想为WOW的猎人写一部传奇,也算是为我在艾泽拉斯的生涯做一个完美的谢幕。

  我是05年开始玩的魔兽,那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SHE在做的魔兽广告,为一个网游做广告,当时觉得酷毙了,但真正引领我进入艾泽拉斯世界的,还是源于一款不朽的RTS游戏——魔兽争霸。我时候我经常和同学在网吧局域网联机玩,两人联机打电脑,我玩人族,他玩不死族,打发狂电脑时,我们都是死憋流,他出一个编队的冰龙,我则出两对狮鹫,然后去享受那种碾压的感觉。呵呵,现在想想真是弱爆了。

  既然接触了War3,那自然就会玩单人战役,自此也算片段般地了解了艾泽拉斯的历史,当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不死族最终战役完成后,阿尔萨斯和巫妖王合体那段CG,那种被震撼的感觉差不多就是你在从没看过3D电影的情况下直接去看了一回《阿凡达》,所以当几个朋友决定一起玩魔兽的时候,我很自然地就进入WOW的世界。

  我记得当时我玩的是一个猎人,兽人猎人,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是因为大家在玩WOW之前便商量着分配职业,在听了朋友们的职业介绍时,我不自觉地就被这个职业吸引了,特别是能抓BB,我想这是很多猎人们入坑的原因吧。选择兽人是因为兽人能加BB伤害,所以在一片红色的土地上,一位兽人猎人就这么站到了大兽穴的门口。

  由于学业的关系,我不久就离开了魔兽世界,那时候我真是菜鸟中的菜鸟,2000分钟只升到了18级,但是我现在仍能记得当时为了“挑”一只迅猛龙而在荒野上到处溜达的情景,也记得当第一次跨过怒水河,走向十字路口那种强烈的冒险感。当时我知道这个“世界”很大,但是还是很遗憾,我的猎人至今仍旧停留在十字路口的旅店里,被遗落在了风尘中。(那个号我连账号都忘了,估计永远也不可能找回来了)

  期间过了几年,当09年我步入大学时,曾经的朋友再次邀我进入那个我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我爽快的应允了,并且练了一个猎人,人类猎人,不过很可惜,我的这个猎人在南海镇的旅店里又彻底沉睡了,这个猎人我印象不多,只是记得在南海镇附近练级时,有一位好心人给我我买马的钱,(当时我不要太萌呆,到四十多级从没有进过AH,也不知道可以学生活技能赚钱,我记得当时我包包里只有个位数的金币)在此谢谢那位好心人,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温暖。

  随后我又玩了一个德莱尼猎人,秘蓝岛是个安静的地方,有一种海外秘境的感觉,我非常喜欢秘蓝岛的音乐,幽深、绵延,令人陶醉,到现在我还偶尔“潜入”秘蓝岛,只为在那野鹿和花草相伴的地方,聆听一会那渗入灵魂的微微之音。

  后来邀我的那个朋友暂时不玩魔兽了,这位德莱尼猎人也止步灰谷,不久之后,另一位在部落的朋友邀请我到他的服务器,这就是那位喜欢出冰霜巨龙的朋友,他以“会带我”为诱惑,把我拉进了卡扎克,这次我终于没有半途而费了,我的血精灵猎人在几个月后也顺利到了70级。

  这是我第一个满级号,也是陪伴我至今的猎人,到现在我的账号里也只有这一个主要角色,从太阳之井到冰封王座,从新奥格瑞玛到永恒岛,再到现在的要塞,不知不觉,这个猎人已经陪伴了我这么长时间,虽然现在我几乎不登录了,但很多事情却都留在了我的心中,有时候我挺想说一些,写一些,但真正想写时却又不知道想说什么了。

  某一个时刻,我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是我想为我的猎人写一部传纪或者小说,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索利达尔传说》的点子也开始慢慢的发酵了起来。

  而现在我已经放弃了原来的想法,但初衷未变,想得多了,就决定开始写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两个猎人的故事,一个关于命运和愿望的传说。

  第一章:诺森德的雪

  时间:未知

  地点:冰冻之海

  “哇——哦——!诺森德,我们来啦!”龙骨荒原南部的冻海上,一艘人类破冰船降下破损的船帆,开始接近卡鲁亚克之港——默亚基。

  “该死鬼天气,不然我们早几天就到了,害得我三天都没喝酒了!”一名长须矮人一脚踹向旁边的堆着的空酒桶,摆在最上面的一支酒桶顿时失去平衡,咕噜噜的滚向船舱门口。

  “科林!小心别弄坏了酒桶,不然你可要少喝一桶酒了!”

  “咳!这日子可比在德拉诺难过多了,至少军团不限供酒!”科林从躺着的床板上跳了了起来,抱起那只酒桶小心的查看着。

  “好了诸位,诺森德已经近在眼前,让我准备登陆吧,主人已经在甲板上了!”

  “走吧老陈!让我们在海象人的营地大喝一顿!”科林拎起地上的大酒杯,拖出床下的链甲穿好:“吼吼!我要让那些生锈了的铁矮人们瞧瞧谁来了!”科林扛起战斧走出了门外。

  “走吧!罗姬!”船舱黑暗的角落中,传来了阴森的低吟。

  “哦不!你又把我吵醒了!虽然我崇尚黑暗,但我可不是亡灵!”

  “抱歉……”低沉嘶哑的声音响起。

  “哦不!又来,你就不会说些别的吗,老兄!”

  “抱——”

  “哦不!要是再说抱歉我可要考虑给你上语言诅咒了!快转过身去,我要起床换衣服了!”

  “抱…………???”

  “算了吧,补偿你下,让你偷瞄下老娘的风姿!” 罗姬心想:“反正你看了也白看!”

  “Lok-Tar Ogar!!!”船的甲板上,传来兽人的暴喊声。

  “我说老兄,这都是哪年的黄历了,还喊啥口号!”

  “你懂个屁!这是我们兽人的荣耀,我老爸说了,一天必须喊十次,Lok-Tar Ogar!!!”

  “切!看来我得发明个选择性过滤硬化护耳器了,嗯,还要设置程序,风暴峭壁残留的泰坦科技应该可以帮上忙……忙……哈欠!”滑索打了喷嚏嘚瑟的说:“当然得加上保暖功能。”

  “兽人科尔萨,地精滑索,矮人科林,熊猫人陈,还有血精灵罗姬和亡灵布洛克,嗯,梦呢?”

  “人类侍者菲林走进船舱,在一个小角落找到了抱着夕夕睡觉的梦。”

  “嗨!梦!我们就要到了!” 菲林轻轻的摇了摇熟睡的梦,不过先醒来的却是夕夕,一只毛茸茸的小花豹。

  “嗷~~~~!”夕夕稚嫩的声音将梦从温暖的睡梦中唤醒。

  “嗯!我们到了吗,菲林先生!”梦擦了擦朦胧双眼,随后轻轻摸了摸粘着自己的夕夕。

  “还是不要叫我先生吧,当然你可你叫我主人先生!” 菲林蹲了下来,微笑的看着梦。

  “我……不敢……他……好……可怕!”血精灵对魔法天生的洞察力使得他深深的畏惧着那位人们口中的“大人”。

  “主人只是强大而已,没有那么可怕!走吧!小梦!”

  “嗯!”

  海船渐渐驶向港口,但是前面厚厚的冰层挡住了破冰船的去路。

  “喝!这的冰可真硬!这下可麻烦了!”矮人科林斧子劈在冰层上,结果只留下一层薄薄的白色印记。

  “怎么办主人!需要徒步前进吗!”

  “继续前进!”白袍下的神秘人伸出一只发白的手,指了指前方的冰面。

  “妈呀!我的爷爷!”科林忽然大叫着跳了起来!

  “咔咔咔!喀喀喀!”前方的冰面上传来了一阵阵冰块破碎的声音,神秘人收回右手,随即不在多言。

  ……

  半个小时之后,龙骨荒原的默亚基港,善良热情的海象人招待了一行人。

  “老陈!这酒太淡了,根本没味嘛!”科林捧起一个大酒桶正往嘴里灌,这是海象人采集因度雷湖一带的蓝色浆果酿成的,和矮人的烈酒比起来自然差的远了。

  “哪里!这酒里蕴含的淡淡冰酸味难道你没喝出来吗,浆果经过长时间的冰窖发酵才能保留浆果的原味,在我们潘达利亚,这叫冰窖酒,和我们熊猫人比起来,你们矮人的酿酒技术实在是太逊了!”老陈轻轻抿了抿酒杯,让淡淡的果香浸润自己的滑舌:“嗯~~~~!真是好酒!“

  “逊!喝!敢和我门矮人的酒比烈吗!你喝过铁炉堡的破碎玛丽吗,我们矮人的酒是世上最猛烈的酒,那感觉才叫棒!”

  “孤陋寡闻的矮人!你喝过布兰琪制作的风暴烈酒吗!每杯陈酿都电闪雷鸣!哈啊!那才是世上最烈的酒!吼吼!”陈一口喝完杯中的酒,仿佛要跟科林比比酒量。

  “哈!你们熊猫人酿酒技术虽然厉害,但酒量我敢说我们矮人最厉害,你敢和我一样喝吗,熊猫!”

  “谁怕谁啊!看我老陈的厉害!”

  ……

  “嗯~~~~!这比海上可暖和多了!” 罗姬托着下巴侧依在柜台上,摆出撩人的姿势看着旁边的亡灵战士布洛克。

  “…………???”

  “我美吗,布洛克!”罗姬伸出红紫色的指甲,往自己嘴角一撩,一双媚眼直直地盯着布洛克。

  “…………???”

  “啊!哈哈哈哈哈哈!”罗姬撑着蛮腰笑的花枝乱颤:“你太有趣了!布洛克!”

  “…………???”

  稍微经过一番休整,侍者菲林走进这间用鲸鱼骨骼搭建的酒馆。

  “我的主人即将前往冰冠冰川,需要几位得力的助手,有愿意加入的吗?”

  “谢谢你主人的船,但我科林可不是来去和那些亡灵打架的!”科林说完又和陈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

  罗姬依旧和布洛克打着趣,貌似也没兴趣。

  “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如果你的主人能出合适的价钱,我滑索愿意为你效劳!”

  “Lok-Tar Ogar!!!杀杀杀!我要杀光那些亡灵……”科尔萨决定加入。

  “我也要加入!”角落里抱着夕夕在玩耍的梦忽然跑到菲林面前,一双浅绿色的明瞳孔映澈着无暇的魔力。

  “哈哈!我们的梦也想要参加!”见梦扶着夕夕,两人认真的点了点头,菲林笑着伸出右手。

  “愿圣光护佑着我们的梦,祝福她,关爱她,让她永远依偎在温暖的怀抱之中……”菲林手指尖轻轻按动,纯粹的圣光之力笼罩着梦随夕,让她,渐渐陷入温暖的梦乡……”

  “罗姬!拜托你一个事情,帮我照看梦好吗!”菲林看着一旁撩人的罗姬,清白的脸庞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哦~~~!”罗姬妖娆的走了过来,从菲林手中扶过梦,她那白如凝脂的肌肤轻轻擦过菲林的手臂,一弯媚眼眯着抛向菲林:“看在你主人的面上,我就勉为其难吧!不过下次遇到我,可要还我点利息哦!在床上也行!呵呵呵呵!”罗姬轻轻吮了吮手指,碧绿的眼眸中,涌动着魔力的痕迹。

  就这样,几位流浪者在默亚基港分道扬镳,兽人科尔萨和地精滑索受雇加入白袍人的队伍,其他人也是各有目的,老陈和科林决定留下学习海象人的酿酒技术,而罗姬和布洛克则要前往灰熊丘陵,带着我们心酸的梦。

  第二天,龙骨荒原的雪罕见的停了,白袍人昨天便已经出发,不知去向,两位酒鬼此时还躺在酒馆长醉不醒,趁着尚好的天气,罗姬三人准备动身前往灰熊丘陵。

  三人辞别了憨厚热情的海象人,乘坐海象人的海龟船向东行进,一天之后到达龙骨荒原的中部的泰坦之路,随后沿泰坦之路一路向北,绕过早已覆盖在冰雪中的龙眠神殿,穿过早已废弃的暮冬要塞,再向东行进,走过当年天灾亡灵的聚集地——纳克萨玛斯阴影之下的废墟,最后越过龙脊河水,终于到达了灰熊丘陵。

  半个多月的旅行,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可怕和惊险,自从大领主提里奥北伐成功以来,诺森德的天灾亡灵如今已经大部分撤回冰冠冰川,并在那里等待着慢慢腐朽。一路上有着数不清的龙骨,那是曾经的龙眠联军和死亡之翼的爪牙留下的尸体,如今这些都已经被深深埋进了龙骨荒原冰下的冻土,凛风呼号,让远处残破的龙眠神殿显得更加孤寂。

  不得不说罗姬是一位十分“称职”的术士,在碰到袭击的野兽时,她会先让这些无知的蛮兽陷入无尽的恐惧之中,然后用黑暗魔法让它们慢慢腐蚀,最后吸干它们的灵魂之力。在这期间,罗姬会依靠着布洛克,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而这时,就是梦最颤心的时刻……

  “啊——!”梦一脸冷汗,看着旁边将要熄灭的营火,梦悄悄地出了一口气,刚才她梦到了自己正被罗姬放逐,看着那些说不出的黑暗魔法一个个的爬上自己的身体,她害怕极了……

  “啪——!”即将熄灭的火堆被扔进了一根柴火,暗淡的火星开始变成忽动的火焰,是布洛克做的,他就这样守在火堆旁边,维持着那一点光明。

  “你好布洛克!”梦抱了抱怀中的夕夕,这小家伙比自己还能睡,而且还没心没肺地挠着梦的下巴,看来它是在做一个好梦。

  布洛克依然僵坐在那,他就这么看着旁边蜷睡着的罗姬,眼睛一眨不眨,作为亡灵,他的确可以这样。

  “布洛克,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梦已经没了睡意,她将夕夕放到自己腿上,抱着她蹲在布洛克的身边。

  布洛克依旧无言,他死寂的双眼中,流动着一丝其他亡灵没有的东西,是什么呢,梦已经感觉出来了,但却说不出所以然。

  “布洛克,你以前一定是个善良的人!”梦看着静寂的布洛克,忽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而布洛克的头,也渐渐转了过来。

  “嗷——!”梦的身后传来了野兽的惨叫声,布洛克将长剑在兽皮上擦拭干净,动作干净利落,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位亡灵,他将长剑重新背好,又僵硬地走到罗姬身边,静静的坐下。

  “其实它没想攻击我们,是吧夕夕!”此时夕夕也被吵醒了,看它瑟瑟发抖的样子似乎也做了噩梦,梦抚摸着夕夕,让它再次平静下来。

  灰熊丘陵的夜……梦再也按耐不住困倦的睡意,抱着怀中毛绒的小豹,陷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