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月的艾泽拉斯 一个60老牧师的回忆

  这是我在nga发的第一个贴。

  感谢nga,十多年没登陆,我的帐号依然完好。

  就象十多年没上魔兽了,它依然还在那里。

  我是一个牧师,一个很菜很菜的牧师。

  当初之所以会选择牧师,是因为从未玩过魔幻游戏的我,对除了战士法师之外的职业一无所知。在魔兽官网上看了各职业的说明,仍然一脸懵逼,心想牧师这个职业既然可以治疗,起码可以自保吧。

  当时官网上其它的说明都不记得了,只有一段记忆深刻,大意是:这是一个沉浸式的MMORPG扮演类游戏,所以,请你在游戏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符合自己的身份的事,如果可能的话,尽可能给予伙伴你能给予的帮助。

  所以,后来我就沉浸进去了。

  从出生开始,我耐心地给身边的每一个人加韧,哪怕他是路过,当时的我很骄傲自己有这么一个技能。

  那个时候的游戏氛围真好啊!

  我给出去一个韧,法师会还我一个智力,小德会还我一个爪子,圣骑会还我一个祝福,那些没有buff的职业大多会M我说“谢谢”。

  在铁炉堡,大家打招呼的方式就是互刷buff。

  十多级的时候,在寻找精灵城的路上我遇到了两个暗夜小德,

  他们问我:“人类的城市怎么走?”

  我问他们“精灵的城市怎么走?”

  于是那天我们花了整整半天时间走路,先是我带他们到暴风和铁炉堡参观,带他们坐地铁,然后是他们带我到精灵城参观,带我坐船,过传送门。

  看到精灵城里骑豹的卫兵,我惊喜大叫:我要豹子,我要豹子,太帅了。

  下一秒,我身边多了两只豹子,跟着我跑,象我的宠物。

  哈哈哈,开心的童年。

  服务器里选牧师的人很少,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职业升级的困难,因为我的乐趣不在于打怪升级,而在于跑图探索未知的世界。

  我爱死了艾泽拉斯那广袤的大陆:悬崖,密林,山谷,雪山,湖泊.......它们神秘而美丽,充满了不知名的危险,和无尽的诱惑。

  还有,那时的我疯狂地迷恋上了钓鱼和烹饪。

  说白了我就是个收集癖,我喜欢采集各种有趣的鱼类,收集所有食物的配方。

  有段时间,银行里存满了我从艾泽拉斯大陆各个副本和高级地区水塘里钓到的稀有鱼,如果钓到了更大的,我就换掉以前那条小的。为了更安全地钓鱼,我花了大量时间去打羽毛,只是为了用漂浮术浮在水上钓鱼。

  我在游戏里得到的第一件绿装就是从钓鱼钓上来的宝箱里开出来的,是个十级左右的锁甲。

  别人在打怪,我在采药。

  别人在做任务,我在钓鱼。

  别人在打副本,我在练烹饪。

  我喜欢在铁炉堡银行门口看一群暗夜男猥琐地跳舞

  喜欢看盗贼站在高高的柱子上摆出风骚的姿态喊:”免费开锁“

  喜欢听法师边搓水边吆喝:”1g开门,到暴风“

  喜欢看工程狂人在银行前的空地上炫耀他新做出来的玩具,然后砰的一声炸掉。

  喜欢在铁炉堡大门口看贼法猎人插旗。

  喜欢坐在酒馆里听着音乐,跟朋友聊聊天。

  喜欢站在银行前把我做的食物和药水寄给好友。

  喜欢点开一个小号,交易给他五金,听他说句谢谢。

  .......

  我朋友说,我把一个MMORPG游戏生生玩成了一个采集游戏。

  如果不是遇到小猪,我可能会一直把这个游戏当成收菜游戏玩。

  小猪是个人类女战士,比我高好几级,那时我在附近采药,看到他敲了个锣,然后就出来了一个很大的怪,眼看着她的血掉得还剩三分之一了,我给她刷了一个恢复,一个治疗术,打完怪以后,小猪加了我好友。

  在遇到小猪前,我是个暗牧(其实后来大部分时候也是,只是不开暗影形态)独来独往。

  下副本这种事,是小猪带我去,并且手把手教我的。

  我那时有多菜呢?

  治疗OT了,怪向我扑来,pia的一巴掌拍掉了我一半血,吓得我转身就跑(平时野外都是这样)。

  我在前面跑,怪在后面追我,小猪拎着斧子在后面追怪,我们三个在副本里发命狂奔,我没敢回头,最后情急之下我居然跑出了副本。

  小猪哭笑不得。

  “你不要跑,也不要怕,你记住,我是战士,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会用我全部的力量来救治疗,所以你只要给我加好血就行了,除非一种情况,我倒了,能跑你就赶紧跑。”

  “哦。”

  “还有,副本里的怪你是甩不掉的,除非你跑出副本才能脱战。”

  “哦。”

  从那以后,副本我再也没有跑过,有时候被数只怪围攻,血量掉到安全线以下,我会淡定地给自己套个盾,朝着小猪跑去。

  小猪技术很好,发现我有危险,总能及时把怪拖走。

  有时候机器卡了一下,会发现他救我的速度比我给自己的加血的反应还快。

  我怀疑小猪是一直盯着我的血条,就象我一直盯着他的血条一样。

  如果小猪倒了,我也会安静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他不会放弃我,我也不会放弃他。

  我技术烂,等级又低,容易add, 团灭了,常会被队友骂,每当这时,很少说话的小猪就会说“不想打就退团,没人拦着你。”

  后半段副本,再没人敢嘀咕我。

  团灭后,通常大家都是上厕所,喝水,然后等着牧师跑回去复活。

  但我是个路痴,常常复活后看着地图也找不到副本门口,或者进了副本也回不到队伍的位置。

  听着其它的队友的催促,我又急又怕,不敢说自己迷路,怕被队友骂。

  当我又一次迷路发懵的时候,我听到小猪悄悄对我说:“跟着我。”

  然后,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身边跑过,每跑一会就会停下来等我。

  队友问:“战士,你咋复活了,等牧师回来救就行了呗。”

  小猪没有说话。

  只有我知道,他是为了带我回去。

  后来打副本,小猪每次都会复活了带着我回去,即便我已经可以找到路了。

  他说:“路上的怪会刷新,我怕你一个人过不来。”

  那一刻的我,坐在屏幕前泪流满面。

  60级还没开的时候,我和小猪无聊跑到瘟疫去打符文布玩,满眼都是50级红通通的亡灵。

  忽然看到地上有一滩英雄之血,小猪好奇地去开,眼前忽然刷出来几个精英怪,小猪冲过去顶住怪,用最后的力气打出一个字“跑”。

  我没有跑,一步都没有迈开,我疯狂地给她刷血,套盾,虽然明知无济于事。

  我看着他倒下,然后停止所有动作,站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倒下去。

  ”你怎么不跑呢?“

  ”我不会丢下你。“

  牧师和战士,一起生,一起死,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我刚50的时候,小猪已经60了,我看她还骑着40的马。

  “穷,没钱”小猪做出哭泣的表情。

  我是过了很久才知道,战士修个装备居然要那么多钱。

  ”缺多少?“我拉出交易窗口,交易给她几百金。

  “你怎么这么有钱?”

  她大惊。

  小猪一定没想到,一个不务正业,成天采花钓鱼做饭的小牧师,居然是个低调的小财主。

  我那时身上,还有好几件绿装,着看挺寒酸

  主要是觉得没满级没必要穿特别好的装备。

  我还记得小猪买了千金马后,兴奋地骑到我身边转了好几个圈。

  “我以后挣了钱会还你的。”

  “没事,我不差钱”

  “等你到了60级你也要买千金马”

  “放心,我还早,至少一个月”

  “要不,我天天来陪你练级吧,这样你可以早点到60”

  “到60了有什么好处呢”

  “我告诉你吧,到了60级特别无聊,所以,你快来陪着我一起无聊吧。”

  “哈哈哈哈哈.....那我更不要升级了”

  ”快点升级,来,今天我就帮你把jjg的任务全清了。“

  小猪向你发出了组队请求。

  后来我有一段时间没怎么上游戏,再上游戏时,小猪还了我金币,

  “你怎么那么快挣到钱了?”

  “我天天去金团打工,当T有补助”

  我看了看聊天频道,听到很多金团在招人下本,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有金团这种东西。

  后来的我们,一起下本的机会越来越少,我上游戏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我们服当时牧师非常缺,很多工会练的小号牧师还没成长起来,所以经常被人M着问下不下副本,缺人的时候连暗牧都要,只要有奶。

  对于下团本的邀请,大多数时候我是拒绝的,

  主要是因为当时孩子还小,家里也需要照顾,我不敢保证自己能连续几个小时守在电脑前一点不离开。

  牧师一个走神就可能倒T团灭,我不想坑队友。

  小猪那个时候已经成了公会的主T,满身金光闪闪,公会对T有补助,他也不再缺钱了。

  后来因为长期不下本觉得不好意思,我索性连公会都退了,把戒律牧又洗成了暗牧,成了一个满级却没公会的牧师。

  每次在铁炉堡都会收到N个入会邀请,我只能拒绝,说,不好意思,我没时间稳定上线。

  大多数时候我会站在铁炉堡发呆,偶尔也会一个人坐在艾萨拉的悬崖上看海,或者到暮色森林去带小号做任务。

  记得下副本的时候,小猪介绍我认识了一个法师。

  我那时脸皮薄,不好意思开口找法师要水,都是在酒馆买晨露酒喝,他跟我组过一次队后,每次见面都主动交易给我几组大水。

  法师的操作很好,有段时间我们三个人下本,再随便组两个人,我几乎就是全程跟着捡钱,偶尔丢个恢复。如果我ot了,不等战士反应,法师就会马上把怪控制住,或者光速把怪拉走再冰箱,给战士赢得时间,我那时才知道,一个操作好的法师下本对牧师而言,是多么的有安全感。

  跟着他们俩,安全感倍增,我们仨配合默契,我的手法也渐渐熟练,打到的东西,我和法师大多点放弃,给小猪这个穷战士卖钱,布甲我俩商量着分配,互相谦让。

  那真是一段幸福而快乐的时光。

  印象最深的一次,我们三个在野外玩,法师说,来插旗吧。

  小猪拒绝了,在我印象中小猪这个防战从来没跟人插过旗。

  我说,我来跟你插。

  法师拒绝了,说,我不跟你打,你太菜,我赢了也丢脸。

  我:囧。

  法师又说,不如我们来玩跳悬崖吧,都是60级,看谁会摔死。

  我:好呀。

  小猪说:

  ”法师不许用缓落。”

  法师:好。

  ”牧师不许用漂浮,“

  我:好。

  小猪把一身板甲脱了,怕摔死花修理费。

  我和法师大笑。

  组队,跟随,小猪带着我们开火车冲向悬崖。

  我在半空中给自己套了个盾,

  法师在快落地的时候点了冰箱,然后用了个闪现,

  小猪——就那么直挺挺地摔下去了,摔掉了一多半血。

  ”你们耍赖!“小猪大怒:”你们偷用技能。“

  小猪举起斧子向法师冲去,法师闪现,逃跑。

  我边追着给小猪加血边大笑。

  但,那次下线后,法师再也没有上线。

  我还有一个圣骑士好友,一见面不管在哪里,他就习惯性给我刷祝福。

  有天他问我,你猜我们圣骑士决斗是什么结果?

  我:这个问题好难,不如试试。

  于是那天我作为唯一的观众,在野外看他和另一个圣骑打了足足二十分钟,不分胜负,三人大笑收场。

  那次下线后,圣骑也再没有上线。

  后来,看着好友名单一个个变灰,我也慢慢失去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只是偶尔上线,看看朋友们还在不在?

  或者坐在铁炉堡看人刷屏。

  听说新开了副本,

  听说新版本要来了,等级上限升到70级,

  听说,某个公会昨天团本又掉了一把极品装备,

  听说有人黑了装备被人刷屏

  .......

  然而这些似乎都与我没什么关系了。

  我依然穿着一身没齐的牧师T0套,点着戒律或暗牧的天赋。

  在整个60年代,我是一个从来没有点过神牧天赋的牧师,

  不是我不想下团本,不是我不想刷好装备,是现实不允许。

  羡慕那些年轻的孩子,年轻真好呀,可以无所顾忌地熬夜,可以没日没夜地刷本,可以每周按时打卡进团,可以完全抛开现实沉浸在游戏世界里,忘却烦恼。

  当好友栏一个个变灰,并且不再亮起,我上线后,完全不知道该干嘛,只是看看邮箱,就下线了。

  最后一次上线,记得那时临近春节了,我给小猪写了一封长信,大意是,谢谢你在游戏里陪伴我度过了无数快乐的时光,那封信里,我回忆了我们相识后的点点滴滴。

  ”我要离开这个游戏了,小猪,祝你在艾泽拉斯大陆玩得开心!“

  信发出去,我刚要点下线,邮箱一响,

  点开一看,是小猪的回信,

  他说:”今年的冬天好冷啊,我带着手套,但是手指都冻僵了,打不出字........我想告诉你,跟你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我站了一会,

  点退出,

  看着那个叫秋千的牧师在铁炉堡银行前缓缓坐下,

  眼前的一切慢慢模糊,

  消失不见。

  永远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