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王之怒:回到过去,斯坦索姆屠城战

 

欢乐的北极游记特别篇:回到过去,斯坦索姆屠城战

   
时光之穴,这是一个神奇而伟大的地方,青铜龙为了保护时间的秩序而在与无限龙战斗中。

    继旧希尔斯布莱德与黑暗沼泽的失败之后,无限龙又把他们的魔爪伸向了在艾则拉斯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一幕:斯坦索姆屠城竞赛。

    这一战,在历史上,不论是任何种族的历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今天,无限龙的威胁终于让青铜龙无法靠自己的力量来应付了,他们需要玩家的帮助!

    时间,回转……

斯坦索姆

  2008/8/21

  话说扎古回到了艾则拉斯大陆,长期在北极的极寒天气让他觉得自己皮肤变的异常的干燥和敏感。

  来到了藏宝海湾,扎古见到了一个旅游商人,他驮着背,带着眼睛,在到处兜售一本书一样的东西。

  扎古觉得很有趣,就上去接过那本书,发现这一本毫不起眼的游记,写在封面上的作者署名已经被磨的光亮,看不清楚了。

  从书的标题来看,似乎是一个血精灵法师的经历,回到过去,斯坦索姆屠城比赛的那段时间的一段日记,扎古丢给那商人1个金币,不管商人是否满意,便翻开了这本老旧的日记……

  “艾则拉斯纪年0003年,9月2日,晴。

  青铜龙终于放弃了单独对无限龙的作战。

  这并不希奇,经过希尔斯布莱德和黑暗沼泽的战斗,无限龙已经占了上风,当然,如果没有我们的话。

  无限龙的动机非常的神奇,从某种角度来思考的话,他们似乎是为了人道和人类的利益在进行着活动。

  那么他们会出现在斯坦索姆也不是什么希奇事情了,无限龙们,就让我看看你们是如何打算改变历史的吧。”

  “这里不久之前还是一条破船和一些枯树,现在却变成了这样,就象……一个城镇一样,静止的人类。

  我一直对龙类的品位表示怀疑,不过人类的风格我向来都非常满意,虽然这一切都是静止的,但是仍旧可以看出一种……繁华,就象我曾经的故乡一样。”

  “往前走,就是悲剧的入口了,其实就这么坐在这个地方感觉也不错。

  暖色调的小镇,即使死气沉沉也无所谓,不过头上那条龙真的很破坏兴致。”

斯坦索姆

  “就是这里,那个悲剧,一切悲剧的开始,很多时候我在想,我是否应该也加入进无限龙的阵营去呢?

  如果阿尔萨斯在这里被阻止了的话,我的故乡也不会发生那样的悲剧了吧……”

斯坦索姆

  “每次穿越时光之门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但是这次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我变成了一个人类。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血精灵要伪装成人类,我们曾经也是联盟的一员,我们也曾经一起和联盟抵抗过天灾,在那位‘王子’堕落之前,堕落之后。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对我的样貌还是很有信心的”

斯坦索姆

  “这里只是一个空洞的隧道,什么都没有,一直沿着路向上走,我觉得青铜龙喜欢变成猪乳是有预谋的,小孩子都喜欢玩沙”

斯坦索姆

 

  “啊,克罗米,我们又见面了。

  这只可爱的小猪乳无处不在,每次见到她我都想狠狠的捏她的脸。

  不过这里是哪里呢?看起来象一个联盟的酒窖。以前在洛丹伦的时候虽然很少来这种地方,不过却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的怀念。

  当然这只小猪乳认识我,她几乎认识所有的人,我常常在琢磨她的小脑袋里怎么装那么多名字的。

  很多时候我在想,无限龙是不是就是青铜龙,或者是他们的远方亲戚又或者是什么上辈子的情人。克罗米说无限龙要阻止阿尔萨斯屠城,并且用魔法将被瘟疫感染的箱子伪装成了普通的箱子,以防阿尔萨斯的卫兵看见。

  如果阿尔萨斯不知道这些箱子的存在,那么也不会想出净化斯坦索姆的计划了?这算什么……?难道青铜龙就是和这种智商的敌人陷入苦战吗?

  虽然我没告诉克罗米,不过我估计未来的我也没告诉她,青铜龙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中的奇迹……

  话虽然这么说,我还是答应帮助克罗米。她交给我一个奥术干扰器,可以用来干扰无限龙所制造的魔法幻觉。

  很多时候我觉得,我好象是一个被利用来利用去的冤大头……

  不过没关系,等找他们算帐的时候狠狠的踢她一脚就行了。”

斯坦索姆

  “啊,厨房,真怀念这里,以前某个大叔每天就在这里一边唱歌一边砍肉。旅馆里的人都喜欢唱歌,喝酒的,做饭的,除了那个走来走去的服务员以外其他人都喜欢唱歌,但是唱的都不好听。”

斯坦索姆

  “我记得这个地方,这里酒店曾经有很多很多的白痴,矮人和人类,还有喝的醉熏熏的血精灵,不对,应该是高等精灵。

  现在这里空荡荡的,记得我曾经和旅馆老板聊天的时候说过希望这里的人全部死光光。

  许愿的时候要多加小心,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斯坦索姆

  “2楼也是空空如也的,以前这里总是有一些旅行商人,或者其他地方来的旅行者。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新奇东西,比如漂亮的衣服和上等的布料。曾经有一个矮人给我看了一张薄的科多皮,说真的,那皮有几张丝绸叠起来那么厚,而且他还说这只是一种天生皮比较薄的草原科多兽的皮。

  当时我不知道什么是卡利姆多,我只知道作为一个法师学徒很无聊,人生也没有意义,特别是对于一个寿命比普通人类长几百倍的高等精灵。”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