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倚天屠龙记》体改编版之忆魔兽四年

  适逢这多事之秋却又无所事事的版本,让人发帖想有含量也难!近日偶然见[ 一感慨帖],帖子题目一见之下,颇为震动,遂回了个戏仿金庸先生的帖子。落笔之后,久久不能释怀,四年来的一幕幕情景不断浮现,那些远去不再复回的人、物、情,让我有心写一点东西。

  (虽然我平素混nga颇为嘴臭)但心情帖泛滥而不招大伙待见,于是我索性沿用那个回帖的风格,随手拿起一本《倚天屠龙记》,将其中的若干场景改动一二,喻情于景之,让金庸先生的文笔来作为魔兽中一些场景的描写。大伙在欣赏中,能有所共鸣那是最好不过了,并且也期待更多的戏仿文。

  注:以下戏仿段落中的魔兽人名与实际存在的玩家名字、经历不一定符合,请勿以之而喷也。

  -----------------------------------------------------------------------------------------------------------------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这一年是公元二零零五年,男女老少尽皆奔走相告的魔兽登陆中国大陆,正值此年。

  其时正当初夏五月,江南海隅,一个二十来岁的球衫壮士,脚穿波鞋,迈开大步,正自沿着大道赶路,眼见天色向晚,一路上虽然桃红柳绿,春色正浓,他却也无心赏玩,心中默默计算:“今日五月廿四,到六月初六还有一十三天,须得注册、升级丝毫没有耽搁,方能及时赶上众位兄弟,及时到得四十五级,一同在魔兽它老人家正式开放六十大限后,结伴前行。”

  这壮士姓乌名凯汉,乃乐天派工会会长座下的第三号官员。这年年初奉公司调派前赴江南向一个蛮横无比、百般抵赖的客户收取工程款。那客户听到风声,立时潜藏隐匿,乌凯汉费了两个多月时光,才找到他的秘密巢穴,上门挑战,使出师传玄虚谈判法,在第十一招上将他喷了,终于收到了工程款。

  本来预计十日可完的事,却耗了两个多月,屈指算来,魔兽公测已经开始十余日,距正式商业化开放六十级的日子也颇为仓促,因此上急急自江南赶回,这日已到浙东钱塘江之南。

  他迈着大步急行一阵,路径渐窄,靠右近江一面,常见一片片光滑如镜的平地,往往七八丈见方,便是水磨的桌面也无此平整滑溜。乌凯汉走遍大江南北,见闻实不在少,但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情状,一问土人,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那便是盐田。

  当地盐民引海水灌入盐田,晒干以后,刮下含盐泥土,化成卤水,再逐步晒成盐粒。乌凯汉心道:“我吃了二十年盐,却不知一盐之成,如此辛苦。”

  [原版]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这一年是元顺帝至元二年,宋朝之亡至此已五十余年。

  其时正当暮春三月,江南海隅,一个三十来岁的蓝衫壮士,脚穿草鞋,迈开大步,正自沿着大道赶路,眼见天色向晚,一路上虽然桃红柳绿,春色正浓,他却也无心赏玩,心中默默计算:“今日三月廿四,到四月初九还有一十四天,须得道上丝毫没有耽搁,方能及时赶到武当山,祝贺恩师他老人家九十岁大寿。”

  这壮士姓俞名岱岩,乃武当派祖师张三丰的第三名弟子。这年年初奉师命前赴福建诛杀一个戕害良民、无恶不作的剧盗。那剧盗听到风声,立时潜藏隐匿,俞岱岩费了两个多月时光,才找到他的秘密巢穴,上门挑战,使出师传玄虚刀法,在第十一招上将他杀了。

  本来预计十日可完的事,却耗了两个多月,屈指算来,距师父九十大寿的日子已经颇为逼促,因此上急急自福建赶回,这日已到浙东钱塘江之南。他迈着大步急行一阵,路径渐窄,靠右近海一面,常见一片片光滑如镜的平地,往往七八丈见方,便是水磨的桌面也无此平整滑溜。

  俞岱岩走遍大江南北,见闻实不在少,但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情状,一问土人,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那便是盐田。当地盐民引海水灌入盐田,晒干以后,刮下含盐泥土,化成卤水,再逐步晒成盐粒。俞岱岩心道:“我吃了三十年盐,却不知一盐之成,如此辛苦。”

相关新闻

网易:旧魔兽时代是时候终结了
WLK体验感受 暴雪亲近玩家的种种设定
网易强调《魔兽世界》不会从头开始运营
金庸《倚天屠龙记》体改编版之忆魔兽四年
诺森德中文版电子地图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