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第一场雪,再见了信仰,再见了牧师,我无法拯救你

  当信仰被抛弃,当暗影被打破,压制我的信仰,已经消散,此刻我选择了放下。苦修到如今,坚定的意志,让昏阙一次次变得不再可怕,心灵之火在燃烧,我顶起那坚韧的盾,勇敢的守护艾泽拉斯之魂,可是一阵神圣风暴的逆袭,已经无法赦免这最后的救赎,我的意志无法专注,我的能量无法灌注,我的圣光无法涌动,我的心灵无法尖啸。渴望神的启迪,眷顾我疲惫不堪的身躯,好运还会再来吗,已不是信仰的试炼了吧,我倒下了,暗影交织,真的要在沉默中死去吗,我挣扎着,渴望赐予我神圣之泉让我饮下,可是,我已经无法做这最后的祈祷,体内已经没有圣光的守护,我彻底的倒下了,变成这场乱世之争的牺牲品,剑刃风暴让我粉身碎骨,奥数洪流在我周围流淌,那些狰狞的目光,正在豺食我的躯体,野蛮的敌人夺走了这个美丽的世界最后的信仰。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信仰,我的牧师,你是那么的渺小,但你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信仰,现在我只能把你放下。

  牧师一个脆弱的职业,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要存在,从来没有做过英雄,可是一次次的被削弱。牧师一个平淡的职业,没有多少人愿意把时间花在她的身上,我从来没有拿她去打怪赚钱,去做日常,因为她始终是被杀的首选职业,腿短,脆弱,那么的不堪一击。我选择的是戒律,始终坚持着,庆幸在2.4的年代,我的牧师拿了龙,那是段艰苦,又是喜悦的日子。多少次喷分到1800,我们都没有放弃,一个个无眠的夜晚,看着那些刷子轻松的坐上龙的宝座,心里不免又感慨万千,竞技场之路真的是条不归路?幸好,我的队友都是不服输的,我们走过了那段心酸的日子,赛季结束拿到了龙。当我拿到龙,没几天,3.0的逆袭来了,我兴奋的去研究天赋,加好了点,我的爱好就是PVP,所以马上来门口PK,我加的是暗影天赋,看到消散是个好技能,本以为暗牧崛起了,玩了几个赛季的戒律也想尝试下伤害的跳跃。我找了个法师,一看是奥法,恩,简单,倒数321,我上了盾,上了DOT,准备好灭破羊,还是那么娴熟,没有羊到我,当法师丢给我减速,当我驱散了3次没有驱散掉,当法师无脑的奥弹,弹幕,双开炎爆下,我华丽的倒下了,我在纳闷怎么驱散不掉,一看FS第一层奥系天赋就有30%防御驱散,很好很强大,我完全无解,正当我纳闷的时候,一个人像我插下了旗帜,我一看是谁呢,原来是骑士,我心中暗笑,因为他是惩戒天赋,没致死哦,倒数321,一个制裁,我想没事,不解,让你打,可是一阵华丽的风暴来袭,我躺了,躺的那么自然,毫无反应能力,我想,也罢,我去洗戒律,干起本行,不信虐不过你,冲冲砸了50G洗了戒律,来门口,找到QS,321,我开始了抽蓝,制裁,我解了,脱了2分钟,我没蓝了,暗笑了下,你也一定没蓝了,我等暗影魔CD,咋一看,昏了,满血满蓝,又是那无脑的3连,我躺了。。。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